134-8287-9619 134-8287-9619
电话
网站首页
特产商铺
特产专题
地区特产
特产知识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134-8287-9619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地区特产 > 上海特产 >
上海特产,上海顾绣起源进程,特色,三代“绣娘”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30 08:45
发布作者:好食特产网
  说起刺绣,都会忆起上海顾绣,是我国传统刺绣工艺之一,而顾绣起源时间也源于明嘉靖年间,顾绣也有着“露香园顾绣”的称呼。那么上海顾绣的起源进程是怎么样的呢?及上海顾绣有哪些艺术特色?下面好食特产网就为大家整理了些许相关知识,以及为大家讲讲上海顾绣:三代“绣娘”的故事,一起来欣赏下吧。

上海顾绣
上海顾绣
 

  上海顾绣起源进程

 
  “顾绣”又称“露香园顾绣”,汉族传统刺绣工艺之一。“顾绣”因起源于明代(公元1368~1644年)松江(今上海市)地区的顾名世家而得名。顾名世曾筑园于今上海九亩地露香园路,穿池得一石,有赵孟 頫手篆“露香池”三字,因以名园。
 
  顾氏后裔精于刺绣,绣品精美典雅,技法独到,常用于家中陈设和馈赠亲友,因此称之为“顾绣”。“顾绣”是以名画为蓝本的“画绣”,是中国织绣工艺中的奇葩。
 
  清初,松江府状元戴有祺著作《寻乐斋诗集》“露香园缪氏绣佛诗注”曰:“上海顾绣始于缪氏”(缪氏是顾汇海之妾;汇海为顾名世长子)。据传缪氏的绣法出自皇宫大内,绣品使用的丝线比头发还细,针刺纤细如毫毛,配色精妙。绣制时不但要求形似,而且重视表现原作的神韵,且做工精细、技法多变。仅针法就有施、搂、抢、摘、铺、齐以及套针等数十种,一幅绣品往往要耗时数月才能完成。所绣的山水、人物、花鸟均精细无比、栩栩如生。
 
  顾家先后出现了缪氏、韩希孟和顾兰玉等“顾绣”名手。韩希孟是顾名世的孙媳,在“顾绣”诸名手中最有代表性。她具有很高的艺术素养,认为刺绣不应只是衣裙装饰的从属物,而应以它的独特风格,显示出独立的艺术地位。其绣品大多以宋元时期(公元10~14世纪)的名画为题材,她充分运用针锋特技来表现画面的神韵,所绣人物神采奕奕,呼之欲出。韩希孟的精湛技艺确立了“顾绣”的卓越地位, 她的写真手法对后世“仿真绣”的发展具有启迪作用,苏绣受她的影响也很大。
 
  到了清代(公元1644~1911年),顾名世的曾孙女顾兰玉开始设立刺绣作坊,广收门徙,传授“顾绣”技法。自此“顾绣”在上海附近地区流传开来,民间妇女争相仿制,商人开设绣庄,收购绣品,“顾绣”之名传遍江南。清代嘉庆年间(公元1796~1821年)以后,“顾绣”逐渐衰落,几至失传。新中国成立后,这项绝技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和发展。
 
  明代后期,上海“露香园顾绣”高雅的刺绣艺术对后世影响很深,清代四大名绣皆得益于“顾绣”。“顾绣”秘笈六要素表现为:作者的文化艺术涵养、题材高雅、画绣合一、用材精细、针法灵活创新、择日刺绣与锲而不舍的精神。

上海顾绣起源进程
上海顾绣起源进程
 

  上海顾绣艺术特色

 
  “顾绣”独到的刺绣技法主要体现于:
 

  1、半绘半绣、画绣结合

 
  “顾绣”以宋元名画中的山水、花鸟、人物等杰作作为摹本,画面均是绣绘结合,以绣代画,这也是它最为独特之处。如在《群仙祝寿图轴》中, 画中人物所穿锦裳,是先上底色,后于底色上加绣作锦纹状的;人物的面部则是先绣后画的,云雾则只用画笔直接用色,而不加绣。这种大胆创新的技法,表现山水、人物尤为生动。
 

  2、针法多变,时创新意

 
  “顾绣”的针法复杂且多变,一般有齐针、铺针、打籽针、接针、钉金、单套针、刻鳞针等十余种针法。
 

  3、间色晕色,补色套色

 
  “顾绣”采用的种种彩绣线,是宋绣中所未见过的正色之外的中间色线。“顾绣”为了更形象地表现山水人物、虫鱼花鸟等层次丰富的色彩效果,采用景物色泽的老嫩、深浅、浓淡等各种中间色调,进行补色和套色。从而充分地表现原物的天然景色。
 
  “顾绣”从一开始就有别于苏、粤、湘、蜀四大名绣,它专绣书画作品,成为独特艺术。它把宋绣中传统的针法,与国画笔法相结合,以针代笔,以线代墨,勾画晕染,浑然一体,为祖国灿烂的文化艺术增添了异彩。

上海顾绣艺术特色
上海顾绣艺术特色
 

  上海顾绣一脉

 
  顾名世是明嘉靖三十八年进士,官尚宝司丞,晚年居上海。尚宝司丞,就是在内宫管理宝物的官吏。“名世性好文艺”,见多识广,艺术修养较高,在他的影响和倡导下,他的女眷们也酷爱艺术,善丹青书法,精于女红,尤其擅长刺绣。她们从事刺绣的目的不仅于实用,而是视作上层妇女的修养和更高层次的艺术追求。
 
  在盛行于世的松江画派画风薰陶下,她们研究继承宋代“闺阁绣”的艺术特色和艺术技巧,在此基础上有所创新。 她们选择高雅脱俗的名画作为蓝本,对表现对象深刻观察、细心揣摩,技法上创造出散针、套针、滚针等针法,用以极力模仿绘画的笔墨技巧。她们将丝线劈为36丝,“其劈丝细过于发,而针如毫,配色则有秘传,故能点染成文,不特翎毛花卉巧夺天工,而山水人物无不逼肖活现。”
 
  顾氏女眷中较早从事画绣的,是顾名世长子顾汇海之妾缪氏。“顾绣”名手中,造诣最高,最具代表性的,是略迟于缪氏的顾名世次孙顾寿潜之妻韩希孟(又名韩媛)。韩希孟善画,在针法与色彩运用上独具巧思,显著提高了这种绣法的艺术品格,“顾绣”由此又称“画绣”。“顾绣”在明清时期曾风靡全国, “顾绣”之专称代替刺绣之通名,以后发展起来的苏绣、湘绣、粤绣、蜀绣等,都曾得益于“顾绣”的技法。
 
  绣花坡是新场镇近郊的一处地名,它位于今上海千秋桥东约里许,据史志记载,这一带妇女自古以来即好刺绣,人人技艺超卓。明代,当新场镇步入最为繁荣的时期,其刺绣之风更有了进一步的兴旺与发展,历史上曾有竹枝词一首,词云:“一钩新月制香罗,姊妹相携绮陌过。怪底踏青鞋样巧,阿侬家住绣花坡。”据说每年春暖花开之时,姑娘们都会用新绣成的服饰将自己妆扮得花枝招展,借踏青之名走出家门,相互间赛一赛、比一比,以展示各自刺绣技艺上新的创意和进步,并因此获得如意郎君的青睐。
 
  绣花坡当时是南汇刺绣技艺的发祥地, 据说当时绣花坡的韩家就是著名的刺绣世家之一,其女儿韩希孟更是其中的杰出代表。韩家当时不仅人人好刺绣,而且人人也都好绘画,用刺绣仿古画的技艺就是在这基础上派生出来的。韩希孟成为顾名世孙媳妇后,将刺绣技艺传到了上海,并予以了发扬光大。
 
  刺绣从绣花坡走进露香园后,成了古今瞩目的传世“顾绣”,而发源地绣花坡的刺绣却渐渐没落了,有竹枝词云:“鸳鸯绣出色丝工,自昔传闻歇浦东。今日绣花坡上过,胭脂零落野花红。”
 
  明代松江画派代表人物董其昌对“顾绣”极为赞赏,称它“精工夺巧,同侪不能望其项背……人巧极天工,错奇矣”。韩希孟创立“画绣”阶段是“顾绣”发展的初期,绣品多为家庭女红,世称“韩媛绣”,基本用于家藏或馈赠。
 
  顾名世曾孙女顾兰玉,因家道中落,逐设帐授徒,历30余年,将家传秘绣技艺传于外姓。其时,城中四乡许多妇女习“顾绣”以营生,形成一定规模,当时有“百里之地无寒女”之说。达官显宦、富商巨贾争相购藏顾绣珍品,使“顾绣”身价陡增。
 
  据清代嘉庆年间《松江府志》记载,顾兰玉“工针黹,设幔授徒,女弟子咸来就学,时人亦目之为顾绣。顾绣针法外传,顾绣之名震溢天下”。
 
  但是,“顾绣”的卓绝是以高素质的艺人和大量的工时为代价的,制约条件很多,所以难以普及,难以为继。清末,“顾绣”逐趋湮没,以后几乎被人们所遗忘,被吸收“顾绣”技法和营养而崛起的苏绣所替代。

上海顾绣一脉
上海顾绣一脉
 

  上海顾绣传承与保护

 
  上世纪二十年代, 松筠女子职业学校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均设立“女子刺绣班”,现年近九旬的戴明教老人曾为该班学生,她是近半个世纪顾绣的代表性传承人,著有《顾绣针法初探》一书。可惜后来学校毁于侵华日军的炮火,再也没有恢复。上世纪七十年代,戴明教老师开始收徒授艺。不久,“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使刚复苏的顾绣遭到“复旧复古”罪名而夭折。
 
  戴明教,汉族,女,1922年1月出生,现年92岁。1934年至1937年在上海“松筠女子职业学校”刺绣班学习。 她13岁开始学绣,师从沈寿之徒宋金苓(沈寿,清朝绣工科总教习,仿真绣创始人;宋金苓为其第一代弟子)。虽然之后抗战爆发,学校解散,但这是“顾绣”发展史上的重要转折,标志着“顾绣”从家族的传递转为社会的传递。
 
  “顾绣”是民间绣艺与文人画结合的产物,从业人员须具备传统的书画修养。正因如此,它很难普及,且制作费时耗工。20世纪50年代以后,上海曾办过不少“顾绣”厂,现基本都已关闭。“顾绣”之名虽盛而真得“画绣”真谛者在上海几乎不复可寻,因此必须要采取措施对这一传统绣艺进行抢救、保护、整理、挖掘。
 
  国家非常重视对“顾绣”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顾绣”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上海顾绣传承与保护
上海顾绣传承与保护
 

  上海顾绣:三代“绣娘”的故事

 
  顾绣,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江南唯一以家族冠名的绣艺流派,起于明代松江府顾名世家族。它以针代笔,以丝线作丹青,以名迹作蓝本,山水、人物、花鸟,无不气韵生动,工细无匹,当时称为“画绣”。从创建到如今的455年以来,从盛极一时,到其后的衰落、重生、沉浮,从闺阁走向社会,从生活艺术化的极致体现一步步走向商品化,顾绣努力探寻着现代传承之路。笔者日前在上海松江寻访多位“绣娘”,以期在她们的故事中,回溯顾绣兴衰,张望来时去路。
 

  戴明教:“顾绣不能脱其古朴气韵”

 
  满头银发丝丝不乱,一身利落的深红唐装,今年93岁的戴明教是顾绣唯一的国家级传承人。
 
  戴明教出生于松江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便习得基础技艺。8岁时,入读松筠女子学校,刺绣是主修课程之一,戴明教在这里接受了8年正规的学堂教育。上世纪50年代,松江成立街道刺绣社,戴明教报名加入。无奈“文革”爆发,受出身影响,只得离社。
 
  直至1977年11月,上海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的崔凤彦为了筹备上海工艺品展销会来到松江工艺品厂。车间墙角一只旧绷架上,盖着落满灰尘的废报纸。崔凤彦掀开报纸,立刻惊呆了!报纸下面竟是半幅宋人的《红蓼水禽图》,这正是他苦苦寻觅的顾绣。之后,崔凤彦诚恳地请戴明教再次“出山”,完成《红蓼水禽图》。同年12月10日,《文汇报》刊登了《红蓼水禽图》的照片,引起专家同行一阵惊呼:“顾绣,这是顾绣!顾绣又露面了!”《红蓼水禽图》是顾绣在饱经战火和社会动荡,沉寂了近半个世纪之后,新中国面世的第一幅作品,意味着历经沧桑的顾绣又焕发出顽强的生命力。
 
  1978年,56岁的戴明教被重请回厂带徒传艺。她不但转为正式职工,还收下了10名年轻弟子。1983年,戴明教口授,经其儿子记录整理,写成了《顾绣针法初探》。她将顾绣的艺术特色提炼为24个字:风格典雅,色泽古朴;亦画亦绣,有如晕染;气韵生动,自然浑成。1992年,70岁高龄的戴明教悬针退休。至此,她已完成了三重历史使命:作为顾绣艺人,绣制精品41件;作为教育者,授徒10人,至今活跃于松江的顾绣舞台;作为研究者,她是松江数百年来,继清代丁佩之后,对顾绣有所著述的第二人,丰富了“画绣”理论,推进了顾绣传统的创新和发展。
 

  朱庆华:“顾绣要求高、收入低”,传承人难觅

 
  初夏的午后,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位于上海松江文化馆的顾绣工作室,屋内安静得只能听到钢针穿过顾绣底料塔夫绸的声音。62岁的朱庆华戴着老花镜,正在聚精会神地绣制南宋画家夏圭的小景画精作《烟岫林居图》。
 
  为了绣好画中烟山云雾的效果,朱庆华顺手挑起一根灰色蚕丝线一劈两半,在其中的1/2线中挑出1/8再一劈两半,“这叫半丝,也就是常说的一根线的1/32。”朱庆华介绍。顾绣平滑如纸,每一方寸内的线迹,细密与平滑是一对矛盾,求两全则须提高线材的纤细度。通常的蚕丝线还嫌粗,要把一根线剖成若干细股,细过于头发,称作劈线或擘丝,这是顾绣的一绝。“通常是越细越好,这样更有助于准确地表达原作。”朱庆华说。
 
  19岁开始接触顾绣,朱庆华身为绣娘43年,2009年被命名为顾绣的上海市级代表性传承人。自1972年初中毕业,被分配到松江工艺品厂顾绣车间,她从未想过更换其他工作。如今,松江顾绣工作室的朱庆华、高秀芳、吴树新,松江顾绣研究所的钱月芳,上海顾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富永萍,这5位顾绣市级传承人,已经成为顾绣传承的中坚力量。
 
  朱庆华也有忧虑:“顾绣要求高、收入低,很难吸引到更多的年轻人。”顾绣的发展始终与文人文化息息相关,“顾绣把民间绣艺与文人画巧妙结合,要求从业人员必须具备传统的书画修养,这既是顾绣的独特魅力,却也成为它难以普及的原因之一。”松江文化馆馆长陆春彪如是说。
 

  张莉:“顾绣是一项寂寞的事业”

 
  松江老城的醉白池公园中一座旧式楼房的二楼,雕花窗边的绷架上有一幅尚未完工的顾绣。这里是上海顾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绣楼”兼展示厅。张莉在这里已经工作了6年。
 
  张莉是个地道的“80后”。19岁那年,她在上海市大江职业技术学校学习服装设计。被顾绣作品所吸引,那一年,她和其他23名同学一起,成为顾绣第二代传承人钱月芳的学生。
 
  然而,每月500元的工资让张莉渐感吃力。2004年,迫于生计,她离开了自己喜爱的顾绣。然而此后两年的打工经历中,对顾绣的惦念始终挥之不去。2006年,她重新拿起针线,师从顾绣市级传承人富永萍。
 
  此刻,坐在工作台前的张莉,恬静而专注。顾绣是一项寂寞的事业,当年和张莉一起的24名学员中,如今只有9位绣娘坚守在绷架前。而张莉等5位绣娘也成长为区级传承人,“80后”已成为第三代传承人的主力。对于第三代绣娘来说,考验她们的不仅是能否坐得住一方冷板凳。顾绣诞生之初的人文环境已经消失,能否以诗心绣笔规摹书画之意境,走出“形似神非”的困境或许更具挑战性。

上海顾绣:三代“绣娘”的故事
上海顾绣:三代“绣娘”的故事
 
相关推荐
好食特产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赣ICP备18004985号-2 网站地图(xml/map